您当前的位置:浙江在线 > 社会 正文
领了身份证, 人生从此与众不同,丽水坚强少年迎来暖冬
2018年01月08日 22:09:24来源:浙江在线作者:雷晓燕 蓝俊 聂伟霞

6版主图.jpg

  浙江在线1月8日讯(通讯员 雷晓燕 蓝俊 浙江在线记者 聂伟霞)黄伟鹏终于迎来了人生第一个“暖冬”。长到16岁,黄伟鹏才第一次上户口,第一次领身份证,第一次当运动员,第一次听着全班同学为他大声喊加油……家住丽水莲都区的坚强少年黄伟鹏的“第一次”比别人来得晚,但毕竟来了,因为虽然生活艰难、求学之路艰辛,他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。

小学到初中 屡屡受挫的他经常自我放弃

IMG_8068.JPG

  (跑着上学的黄伟鹏。)

  黄伟鹏家住莲都区碧湖镇南坑村岑峰寺自然村。那是一个高山村,距碧湖镇近20公里。

  黄伟鹏家今年泥坯房倒了一面墙,父亲到现在都没修葺。

  从2002年黄伟鹏出生,到2007年黄伟鹏的母亲因病去世,数年间,父母没有进行结婚登记,因此,黄伟鹏也一直没能上户口。

  12月20日,记者来到岑峰寺村了解情况,村里的留守老人反映:他父亲不会过日子,黄伟鹏是爷爷黄开忠帮忙带大的。

  听到村民“数落”父亲,躲进房间的黄伟鹏难过地擦起了眼泪。眼泪抹掉了,眼睛却越擦越红。

  上了小学之后,黄伟鹏才知道户口的重要性。

  “没有户口,就没有学籍,就不能参加明年的中考,也就不能继续升学。在学校里得不到各种贫困生补助,连营养餐都不能享受。不能申领身份证,以后出门坐车、打工都有困难。”黄伟鹏的班主任吴豪伟说。

  从小学到初中,黄伟鹏一直为自己的身份困扰,“经常自我放弃。学习也没有什么积极性。初中阶段,因为不守纪律,经常被老师在大会小会上点名。”说起自己以前的“荒唐”行为,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,只要交2000元钱,他就能上户口。

  父亲,指望不上;爷爷,每月只有600多元生活费,平时已经从嘴巴里抠出钱供他学习、生活,再也没有多余的积蓄。

  户口,还是没能报上。

  因此,黄伟鹏经常在心里暗暗计算,自己的校园生活还剩下几天。

曾睡过桥洞 小学吃了6年的方便面晚餐

IMG_8089.JPG

  (曾经住过的桥洞。)

IMG_8115.jpg

  (黄伟鹏在操场跑步。)  

  山里的孩子,向来不怕走路。

  黄伟鹏从学校回家,需要两个小时,这还是他连走带跑的时间。因为镇里到村里不通班车,漫长弯曲的山路,他从小学走到现在。

  12月22日,周五,下午两点多,接孩子的家长在碧湖中学大门口挤成一团,黄伟鹏回家还是一个人。他在岚山头公交站点下车后,紧了紧肩上的书包,抬腿就走。

  两个小时后到家,天已经擦黑。望眼欲穿的爷爷看见村道上顶着一身暮色的孙子,说了声,“回家这么晚”。

  在家休息两天,12月25日凌晨三点,黄伟鹏就起床了,空着肚子摸黑走,只为及时返校。返校的路都是下坡,他有时也会在冷冽的寒风中跑上一段:“走走跑跑,身上会慢慢暖和起来。”

  山路没有路灯。刚开始,天又黑,但他从不会摔倒,“水泥路有一点点反光”。

  初中可以住校,一周只要往返一次。小学不能住校,黄伟鹏吃了不少苦头——他小学在高溪小学就读,回家也得走两个小时的山路。

  爷爷心疼孙子,抱着被褥,在高溪村找了一户无人居住的老宅,让黄伟鹏借宿,周末再回家。因为没有地方吃晚饭,“小学吃了6年的方便面晚餐。”

  黄伟鹏说起小学的经历,表情淡淡的,“老宅墙上挂着好几幅遗像,看着很吓人。晚上我经常惊醒,吓得哭起来,又不敢大声哭”,“后来长大一点,就习惯了”。

  他在老宅一直睡到五年级。后来老宅被拆,他没了临时的住处,于是找到了学校附近的桥洞。

  那是正在修建中的53省道岚山头隧道,说是隧道,其实是桥。桥下有个台面,黄伟鹏在附近晃到晚上八九点,再爬上台面,和衣熬到天亮。

  幸好那段时间天气不冷,但蚊子多。“花脚蚊子嗡嗡吵到天亮。刚开始睡不着,后来习惯了。不擦风油精,身上的蚊子包也消得很快。”

  他在桥洞里睡了一个多星期。家住高溪的亲戚得知情况后,给他一间堆放农资的仓库借住……

  一年年过去,泡在苦水里的孩子不仅长大了,还练就了短跑特长,成为莲都区碧湖中学田径队队员,经常在学校运动会上摘金夺银,是跑道上不容小觑的种子选手。

在学校和老师的帮助下 他点燃了梦想之火

IMG_8105.jpg

  (拿到获奖证书,黄伟鹏很开心。)

  现实,再一次给黄伟鹏出了难题。

  去年10月,莲都区举办中小学生田径运动会,黄伟鹏被学校推选报名。校方在报名时发现,他没有户口和学籍,不能参加比赛。不过,要跑,可以,去当测试员——只能参加预赛,和正式参赛运动员一起跑,成绩只能当做参考数据。

  陪跑让他难过不已,也令校方觉得惋惜。

  去年11月,碧中启动“暖冬行动”,想方设法为黄伟鹏解决户口问题。后来因为校领导调动,事情拖到了今年10月。

  要上户口,得先进行亲子鉴定。

  听说鉴定费用要3000多元,学校政教处主任叶鹏一路讲价,把费用讲到了1900元,鉴定方最后还主动让价100元。

  1800元,对黄家来说是一笔巨款。最终,校领导拍板:费用从学校关爱基金开支。接下来,抽血、填写资料、盖章……黄伟鹏单是往丽水市区就跑了三四趟。

  10月16日,抽血。10月底,拿到亲子鉴定报告。10月31日,黄伟鹏终于上了户口。12月20日,顺利领到身份证。接下来,还要办理学平险、申请低保……

  拿着户口本,这个从来不叫苦的男孩,高兴得眼泛泪花。

  上个月,黄伟鹏作为莲都区中小学生田径运动会参赛运动员,站在起跑线上,向着梦想开跑。

  100米第二,200米第二,4x100米接力赛第一!

  竭尽全力奔跑的黄伟鹏在跑道上摘金夺银,赛后却出人意料地沮丧。他在发给班主任吴豪伟的微信中自责:“班主任啊,打脸了,气死了,我输了。没给你长脸”。

  赛后,他拿到了135元奖励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挣钱。他去超市买了笔、饼干、面包等,还特地给爷爷买了一包方便面。

  “原来,传说中的巧克力饼干,是这个味。”他对记者说。

  不仅仅是跑步,黄伟鹏各方面都在努力追赶中。

  据吴豪伟介绍,黄伟鹏从去年冬天开始,慢慢有些改变。他参加了宿管会,学习认真多了,还会主动提问。“有次上课,我问,哪位同学来当我的实验小助手?他第一个举手。”他说。

  他的梦想,是上职业高中。

  有一次,他忍不住用水笔在课桌上写下自己的梦想。时间一长,全班同学都知道了。就在记者采访当天,同学们趁机齐声为他加油助力。

  老师问:“黄伟鹏的梦想是什么?”

  “上职高。”

  “我们一起为他加油,好不好?”

  “黄伟鹏,加油。黄伟鹏,加油!”

  ……

  长到16岁,黄伟鹏才第一次上户口,第一次领身份证,第一次当运动员,第一次听着全班同学为他大声喊加油……他的第一次比别人来得晚,但毕竟来了。

  一连串的第一次,改写了一位少年的命运和人生方向,点燃了他的梦想之火。

  一连串的第一次,背后是一位少年的积极进取和社会的关爱呵护,温暖了这寒冷的冬天。

标签: 小学;户口;记者;桥洞;莲都区;加油;梦想;身份证;方便面;同学责任编辑: 王晨辉
分享到: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