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浙江在线 > 社会 正文
“90后”殡葬人群体:热爱生活的年轻“摆渡人”
2017年04月05日 11:14:49来源:浙江日报作者:记者 黄珍珍 实习生 施佳琦

清明时节,西湖晴好,行道树已纷纷染上了新绿。

杭州的西溪路,上班的人流里,多是年轻人。渐往西去,着装时尚亮丽的白领族,纷纷涌进沿线创业园区;过了龙驹坞, 行色匆匆的人群中,多了一些全黑着装的姑娘小伙, 一到上班地点,便收敛起笑容,神情肃穆。

他们,正是人们口中的“90后”殡葬人。在浙江,这个群体有上千人,约占全省殡葬行业总人数的十分之一。

不过二十出头,他们总是青春逼人,但每天的工作,却是经历着不同的生离死别,见的最多是生命如何走向终点,做的最多是让生命更有尊严地告别。

走近这一群体,记者发现,在这个常常被人忌讳、敬而远之的行业里,这群长辈称为“任性、自我”的“90后”,却生动诠释着年轻一代的责任与担当。他们身上,既有同龄人的爱自由、小叛逆,更有面对生活的从容、职业的进取和理想的执着。

选择——

长辈眼中的叛逆

他们内心的坚守

90年的方闽男,和他母亲之间,整整“冷战”了半年。

“给她打电话,她都不接的。”那是2009年下半年,在福建农村长大的方闽男,高中毕业后报考了重庆城市管理学院,就读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。对于一辈子务农的母亲而言,儿子的这一选择,不啻是一次彻底的“叛逆”。

其实,这次选择,和母亲的一句玩笑话不无关系。高考后,方闽男在家中纠结于专业选择,“我妈当时说,要么去做殡葬行业好了。”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方闽男说,“一开始缘于好奇,慢慢了解之后,心里早已没有惧怕,只剩敬畏。”

戴着黑框眼镜,帽子、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,浅蓝色工作服和长筒靴一穿就是一整个昼夜。据说老杭州的习俗,习惯选择农历单日办丧事。在杭州市殡仪馆采访方闽男那天就遇上了,一天里殡葬车不停出入,接收遗体、录入信息、家属沟通……值班的方闽男忙得一刻也停不下来。

午餐时,方闽男匆匆扒了几口饭。脱下工作服的他,穿着黑色西装,十分精神干练。他也是馆内最年轻的入殓师,谈吐间透着“90后”的活力与自信。他和记者说,今天还不算非常紧张,“最忙的时候,我和同事们一天接收近百名逝者。”“任何一份职业都需要从业者,既然别人能做好,我为什么不行?”凭着这份热爱和敬畏,方闽男一次次给母亲做思想工作,终于缓和了母子关系。

近20年来,长沙、武汉、重庆、北京等多地职业学校开设殡葬专业。由于专业相对冷门、就业前景不错,加上年轻人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和更加包容的态度,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开始踏入这一行当。

今年24岁的张梦月,是台州市殡仪馆唯一的女入殓师,2014年毕业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。于她而言,入行,源于一次偶然。

高中毕业时,一位朋友告诉她,当入殓师,送逝者“人生最后一程”,是一件积德行善的好事。“如果没人去做,谁去安慰悲恸的逝者亲人?”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张梦月的心。毕业时,尽管不少同学选择转行,张梦月仍然选择坚守。得知南方有更好的专业技术,她便只身来到浙江。

“我知道很多人忌讳这个行业,同学们转行的原因,无非是担心朋友不理解,害怕不好找对象。”张梦月说,内心已经认定了这条路,一定会坚持走下去,终究会有大家理解我们的一天。

践行——

既保有率真个性

也展现热情担当

入行近一年来,台州殡仪馆实习入殓师王琪的脑海中,时常会浮现一位年轻妈妈失声痛哭的场景。

去年底,还在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三的王琪,到重庆一家殡仪馆实习。一日,殡葬车送来一名交通事故遇难的小女孩, 已辨不出曾经乖巧可爱的模样,年轻的妈妈抱住女儿的遗体,数次哭到昏厥。

“我能为她做点什么?”看着极度悲伤的年轻妈妈,王琪这样问自己。按照当地风俗,小女孩遗体火化后的告别仪式十分简单:三鞠躬、默哀、礼毕。“给小女孩办一个独特的告别仪式吧,也许她妈妈会好受些。”王琪冒出这样的想法。

说干就干,年轻就有激情。王琪和同事一起,搜集小女孩的生活照片,在殡仪馆告别厅中间,布置出一面照片墙,四周挂满了小女孩生前最喜欢的气球、玩具等装饰。生的故事都与爱紧紧相连,每一位前来悼念的亲友,经过照片墙时,都不禁伫足长留……年轻的妈妈含着泪水,向王琪道谢,“谢谢你,我只当宝贝睡着了……”

10年前,杭州殡仪馆开始引入临终关怀服务,承接告别仪式,缅怀逝者。如今,馆内的礼仪出殡队共有19人,几乎清一色的“90后”。

“90后”,曾是饱受争议的群体。然而,在殡葬这个传统行业里,这群年轻人却默默用行动展现着新生代的风采。“与20年前相比,如今,有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加入殡葬行业,他们热情又好学,敢于创新、干劲十足。”杭州殡仪馆服务中心副科长韩彬乐说。

接触日渐增多,韩彬乐越来越发现,新生代正给殡葬业注入全新的活力。一起观摩国外殡葬影像资料时,这群“90后”非常注重细节,颇“专业主义”。“比如向遗体鞠躬的姿势,保持的时间,他们力求精致精准,非常专业,常常要研究、讨论很久。”

一次与张梦月通电话时,她正在KTV里唱歌。喜欢唱歌的她,手机上也下载了唱歌软件。她说,非常享受大声歌唱的酣畅淋漓。但是,一走进殡仪馆,穿上黑色的职业装,她就会换上另一张“面孔”,进入另一个角色。

“殡葬这个职业,和医生很像。”张梦月说,“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办好每一个葬礼,既是帮助逝者尊严地走完人生,也是在为生者服务。

思考——

见过的死亡越多

我就越热爱生活

每逢工作日,方闽男几乎都与逝者独处。入行多年,曾是莽撞少年的他,性格沉稳了不少。告别了第一次值夜班被猫叫吓哭的惊惶,不再因“社交恐惧”不敢交朋友,旁人的不解已无法困扰自己的内心。

热爱战胜了恐惧,平和消解了困惑。如今,方闽男已有了幸福的小家庭,他自信、开朗,经常侃侃而谈,还与一些逝者亲友成为忘年交。

时间最长的一次,一名车祸遇难的逝者肢体支离破碎,方闽男与同事一起,防腐、整容、换衣、化妆,足足花了两天。无论是怎么样的逝者,方闽男说,“送别的是一个生命,是一个过去。”他总是一视同仁,悉心服务。亲友告别前见到的逝者,都如沉睡般安详。

2015年,父亲晚期肝癌去世,方闽男请假回乡,亲自为父亲入殓。述说这段往事时,方闽男屡屡湿了眼眶,“既然生命如此短暂、脆弱,想想如何好好活着,才是更要紧的事。”

也许是见过太多生死别离,很多“90后”殡葬师,开始对生命的意义,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思考。

杭州殡仪馆有11个大小不一的告别厅,每每哀乐奏响,逝者与亲友最后的告别后,由礼仪出殡队送往最后一站——火化间。

24岁的张子建,是礼仪出殡队的一员。每天,同一首哀乐,要听数十次。从告别厅到火化间,不过短短两三百米的路程,他和同事6人要抬着灵柩走十多分钟。他们神情肃静、专注,陪伴逝者走完最后一程。

方闽男说,自己不止一次想过,当有一天自己躺在棺木中时,告别亲友作别人生的场景。去年12月,他受浙江大学学生会邀请,做了一场有关生命主题的讲座。方闽男尝试让大学生们体验一场“告别仪式”:闭上眼睛,想象自己在即将离开告别厅、去往火化间的路上,“这十分钟,你会想些什么?如果你不会流泪,说明你这一生没有白过;假如流泪了,尊重生命、珍惜时光吧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。”

“这场体验,触及灵魂。”20岁的浙大学生陈俞皓对讲座上的“告别仪式”印象极深,“没有对生命的思考,我们就很容易迷惘,受困于琐碎与平庸中。”

花开自有凋谢时,生命总会走向终点。方闽男说,每天清晨睁开双眼,是最幸福的时候,“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好了。”

方闽男正在给逝者化妆。 堵晓芸 摄

生活中的方闽男,是一个帅气的阳光小伙。 受访人 供图

标签: 选择;殡葬;殡仪馆;生命;亲友责任编辑: 王晨辉

看浙江新闻,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分享到: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